巅峰的人生风景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小说 >
巅峰的人生风景
* 来源 :http://www.vincentalexandria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15 23:55 * 浏览 :

  美国总统被认为是当今世界最有的人,形形色色的、资本家和投机,都对总统宝座垂涎三尺。然而身处之巅的美国总统,却并不能,他们有着各自的烦与忧。威严与光鲜的外表之后,有太多难以启齿的伤与痛。《罗斯福与塔夫脱:白宫讲坛与新闻业的黄金时代》这部传记作品,对于我们换个角度认识美国总统的工作与生活提供了借鉴。

  本书作者古德温是美国女作家,以擅长人物传记作品的创作著称,她曾因《非常时代:罗斯福夫妇在二战岁月》获得普利策。《罗斯福与塔夫脱》构思宏大,巧妙地将三个互为联系的人物与群体“”在一起:第一个是西奥多·罗斯福(1858—1919)的故事,主要突出他担任总统期间的施政魅力;第二个是塔夫脱(1857—1930年)的故事,主要叙述他担任总统前后的人生起伏;第三个是美国记者们的故事,呈现他们在国家生活中的职业担当。

  美国历史上有两位名为罗斯福的总统,一位是西奥多·罗斯福,人称“老罗斯福”,他是古德温在书中表现的重点。另一位是因“新政”而名垂青史的富兰克林·德拉诺·罗斯福,美国第三十二任总统。他们两位都因非凡的能力,受到的爱戴。本书中讲的罗斯福,指的是前者西奥多·罗斯福(以下简称罗斯福)。

  罗斯福出生美国富商之家,早年在哈佛大学求学。年轻时立志成为作家与学者,二十三岁就出版著作《1812年战争中的海战》。可大学毕业后,他进入美国,一摸爬滚打,官至副总统。1901年因威廉·麦金莱总统被刺身亡,四十二岁的他继任成为美国第二十六任总统。

  1901—1908年在总统职务任期内,罗斯福对国内的主要贡献是建立了资源政策,了森林、矿物、石油等资源,建立公平交易法案,推动劳工与资本家和解。同时,他又实施扩张政策,建设强大的军队,美洲事务。他因成功地调停了日俄战争,1906年获诺贝尔和平。

  罗斯福的之所以顺风顺水,一个关键原因是他善于和新闻打交道,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利用推行施政谋略,并树立了亲民、的形象。为了拉拢新闻,他专门设立了 “白宫讲坛”,这成为他和记者之间无障碍的交流平台。为了记者们采访之便,他还在自己白宫办公室的隔壁,专门腾出房间供记者采访、休息、聊天、这在白宫历史上,是无先例的。

  罗斯福与记者的关系之密切,超乎人们的想象。他有时候将写好的稿,客气地请记者提出修改意见。在白宫的休息时间,他乐此不疲地接受各种采访。每次外出视察,他更是不忘记带上记者一同前往。罗斯福这般礼遇记者,或许是他本人就是作家和历史学家的缘故。古德温写道:“他与记者们的关系确实是同志式的,从某种程度上说,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。”罗斯福的谦和,令记者们不已。他们常常心怀,卖力地在报刊上向美国“推销”罗斯福开拓进取的形象。然而,罗斯福毕竟是,他所做的这些,其实是借新闻之力,提升他自己在美国中的,从而地坐稳第一把交椅。

  罗斯福不仅仅利用给自己把舵的贴金,还鼓励记者大胆揭露社会中的面。他曾说:“我们不应回避那些的事情,地上有秽物,就必须用粪耙扒走。”他没有想到,“耙粪者”这个词被记者们视为“荣誉勋章”。当时以进步主义刊物《麦克卢尔》为代表的一批新闻,大量采写、发表“揭丑”报道,将连接与商业的隐秘公布于众。当时的著名记者如塔贝尔、斯坦纳德、斯蒂芬斯、怀特等人,走在深度新闻调查的前列,开创了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新闻黄金时代。

  在担任总统期间,罗斯福把很多重要事务交由挚友塔夫脱处理。塔夫脱出生官宦之家,从耶鲁大学毕业之后,曾任律师、州高级法院、国家司法部副部长、教授。在罗斯福担任总统后,他应罗斯福之邀,很不情愿地卸任菲律宾群岛总督一职,从遥远的东南亚回到美国本土,到罗斯福内阁担任战争部长。塔夫脱为人忠厚,一切按照原则办事,是罗斯福总统得力的大管家。

  当罗斯福总统职务届满时,他积极鼓励塔夫脱参选总统,为此还做了大量工作。塔夫脱其实对没有野心,对总统一职实在提不起,然而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所以,塔夫脱是怀着紧张不安的心情成为美国第二十七任总统的。尽管罗斯福说塔夫脱是“全国最适合当总统的人”,可塔夫脱在1909—1913年担任总统期间,因循守旧、不善辞令,没有能力掌控国家大局,也没有技巧他同垄断资本家之间的密切关系,而是推行一系列的极端、保守政策。

  塔夫脱在总统任内的所作所为,令罗斯福大失所望,他们因分歧最终分道扬镳。塔夫脱和罗斯福最大的不同,就是不善于、也没有兴趣发挥新闻的作用。他并不认为新闻能真正推动社会进步,他更相信的力量。由于他对新闻的疏远,使得他的施政体系无法得到的普遍认可,最后导致他在寻求连任的竞选中败走麦城。然而,塔夫脱也并非一无是处,他掀开了“金元外交”大幕,鼓励银行家、企业家到国外投资,并提供大量贷款,此举为美国经济的全面繁荣起到关键性作用。

  卸任总统之职后,塔夫脱重返母校耶鲁,担任教授。就他本人而言,这才是他最大的兴趣,而非险象环生的白宫生活。1921年,塔夫脱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夙愿: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。他把这个职位视为最大“荣誉”,而非磕磕碰碰的总统时光。

  罗斯福与塔夫脱的故事给人多方面的。无论什么人,在事业的追逐过程中,不仅要学会与各种人相处,还要善于向各方“借力”,为己所用。而一个人如果自己的心和志向,即便获得了成功,而这种成功也是不牢固的,随时都有溃堤的风险。此刻我想起一位哲人的话:我不能再在人海里,因为我的归属,可能永远是那林间搭建的小屋。